138阅读网 > > 疤界 > 第二十三章
    夜色如黛,潜藏在黑色中的人影如鬼魅般,若隐若现,一缕清风带着一树的花瓣在空中盘旋飞舞,空气中弥漫着花的芬芳,还夹杂着胭脂水粉的香味。

    沈鎏汐夏面戴黑色面具,一手握着刀柄,双眼不曾懈怠半刻的紧盯着周围,离此处不远有一座青楼,各样姑娘陪着各种人饮酒作乐,辛心草也潜藏在一旁,她明白自己不是沈鎏汐夏的对手,只有她练得更为深厚的武功,才有可能赢他,她虽有千万个不乐意,可事实是只有完成任务,才可以学习更为厉害的武艺。她以前是过于自负,有些不自量力了,而如今她决定就与沈鎏汐夏将这诛心的游戏玩下去,她总会有机会的,她要让他输个彻底,正如沈鎏汐夏所说,要是直接杀了他,岂不太便宜了他,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我们已经在这儿等了三个晚上了,你还认为飞云客会来?”辛心草稍带嘲讽的语气问道,沈鎏汐夏转过身看了她一眼,也不回应她,继续盯着醉梦楼最右边的屋内,透过轩窗,照着烛影,应该醉梦楼的姑娘在洗澡,辛心草更为厌恶的看着沈鎏汐夏。

    一阵阴风吹过,沈鎏汐夏起身道“走……”辛心草冷笑一声道“怎么?瞧不清楚,还要走近了去看呀?”沈鎏汐夏也不理她,继续朝那边走去。那个屋的烛火突然熄灭了,从里面传出一声尖叫。辛心草才发觉出了事,采花大盗真的现身了,辛心草提起她的银枪,破窗而进,里面太暗了,除了从窗户中照进的一点暗光之外,她什么都看不清。

    屋里似乎没有任何人,外面有人喊到“是飞云客……”吓得醉梦楼的人都往外跑。辛心草燃起随身携带的小火烛,她点燃那支未燃完的红烛,只见一名女子衣衫不整的倒在地上,周围不见一人,辛心草走向女子,扬手将她的枪掷向梁上,只见一个红衣黑裳的男子从梁上跳了下来,辛心草的长枪勾住了他的衣摆,辛心草转动手中的长枪,将他钉在墙上,却被他轻松挣脱。

    这时,倒在地上的那名女子醒了过来,长喊一声“救命……”正要跑出去,却被飞云客拦住“美人……你要往哪儿跑啊?”辛心草拿枪刺向他,却被他一把抓住,“什么人?敢坏爷的好事……哼,让你尝尝我的厉害”说完,便翻身在辛心草快速周围转圈,转的她头晕目眩,都辨不出他在什么方位,辛心草被他一脚踢飞,撞在墙上,辛心草脸上的面具掉了下来,飞云客乐道“哎呦,原来是个小美人啊,早知道我就下手轻点了,小美人可是慕名而来?哈哈哈”辛心草啐了一口血道“我呸,我今日前来,是为了取你狗命”说着便提起她的枪。

    可她远不是飞云客的对手,三两下就被飞云客反手擒住,飞云客正要去摸辛心草的脸,沈鎏汐夏的饮血刀从窗外飞了进来,飞云客迅速侧身躲过,飞云客这才放开辛心草问道“什么人?”沈鎏汐夏从窗外走了进来,收回饮血刀,回一句“阎罗王……来收你命”

    俩人过招,这飞云客并不是沈鎏汐夏的对手,飞云客从怀中取出一颗药丸似的东西弹向沈鎏汐夏,饮血刀刺入飞云客的心脏,只见飞云客一掌打中沈鎏汐夏的胸口,飞云客的伤口中流出脓血,只见他的身材相貌正在变化,霎时间他变得奇丑无比。原来他练得的是吸阴补阳之法,这类武功极其恶毒。

    飞云客原形毕露,他一把抓起一旁的辛心草威胁沈鎏汐夏道“你放了我……不然我就杀了她……”沈鎏汐夏冷笑一声道“那你就杀了她吧”飞云客见威胁不住他,便抓狂,要掐死辛心草,辛心草拼命挣扎着,正在辛心草命悬一线之际,飞云客突然松了手。原来是沈鎏汐夏的饮血刀早已割掉了他的喉咙。

    沈鎏汐夏同辛心草回琉璃阁,阿媚派人送来的两册上乘武功秘籍,这便是琉璃阁的规矩,若是任务成功便赠各种修炼内力的秘籍,沈鎏汐夏并不打算修炼,辛心草便收了下来,她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日没夜的练习。

    沈鎏汐夏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屑,不过,自从杀飞云客回来后,沈鎏汐夏便有些奇怪。

    其实他是中了飞云客的一颗飞雲丸,此物威力无穷,中一颗便可致内伤,他不曾说出。强忍着,躺在床上,猛起吐一口血,他心想;“好在那丫头不知他身中飞雲丸,若是她知道了,要是这时候来取他性命,还真不好说,他会丧命于她手中”

    清河同楚云楚烟走到天罗谷,这里遍野哀鸿,毫无人烟,十分可怖。清河心中是害怕的,却故作淡定,她们三人颤颤巍巍的走向阿媚告诉她们的山洞。天罗谷本就十分幽深偏僻,再加此处又住了个食人魔,就更为寂静了。

    临近山洞,一股腐臭味扑面而来,洞口堆满白骨,清河等人戴着鬼魅面具,悄悄走进山洞,山洞里更是腐臭不堪,洞内各处丢着尸体残渣。玑古正躺在一块巨石上,鼾声如雷,楚烟踩在一只腐烂的长满尸虫的断臂上,差点失声喊了出来。

    三人冒一身冷汗,好在玑古未醒。清河走到玑古身旁,见他还在熟睡,她拿起剑用力刺向玑古。清河的剑折作两段,玑古却毫发无损,他醒了过来,睁开双眼,一双眼睛布满血丝,体型庞大如清河和楚云楚烟三人的结合体,身上衣不蔽体,面上全是污垢,几乎看不清原本的面貌,披头散发的立在他们三人面前,楚云道;“这下完了,我们三人的命也要交代在这儿了,不知这怪物是喜欢红烧还是清真呀”玑古笑道“哈哈哈……又来三个送死的,刚好,老子已经三天没开荤了,小子,老子喜欢生吃……”

    清河依旧拿着她那把断剑,这把剑还是南宫雲楼给她的,当初说是如何如何坚硬,什么削铁如泥,遇钢不断,清河心下生气,这食人魔原来已练得金刚不坏之身,刀剑不破,三人早吓破了胆。

    玑古从巨石上跳了下来,三人齐转身往洞外跑,玑古在身后穷追不舍,清河爬上洞顶,将洞顶的一块巨石丢了下去,正好砸中玑古的脑袋,玑古的脑袋挂了血,玑古大怒,清河和楚云楚烟继续逃跑,玑古手提巨石砸向她们,都被她们躲了开,三人继续朝前跑,跑到天罗谷中一条狭窄的崖路的拐角,楚烟楚云将一条隐形的长绳拉过路面,各执一边,清河则拿着那把断剑和一支利刃,潜伏于崖壁上。

    玑古果然追了过来,却被楚云楚烟的绳索所扣,却不如他们所料般摔倒,楚烟楚云暴露,玑古正要伸手去抓楚云,清河从崖壁上跳了下来,踩住了玑古双肩,拿那把匕首刺入玑古的脖颈,玑古疼得一手抓住清河的脚,将她摔向崖壁,清河口吐鲜血,玑古将匕首拔了出来,一手护住脖颈上的伤口,打算继续拿匕首解决清河。

    楚烟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拿起箭,离弦之箭,正中玑古的右眼,玑古惨叫一声,清河迅速爬起,一脚飞踢,将玑古击倒,楚云拿起长绳打算勒死玑古,却被玑古一口咬住手臂,清河拿起身边的断剑割断了玑古的喉咙,鲜血涌出,玑古断气松了口,楚云的手臂却被咬掉了一口肉,楚烟为他包扎了伤口,清河同楚氏兄弟三人对望着,三人笑道:“我们还活着……”笑着笑着清河便泪流满面了,楚烟楚云望着她问道:“领主,你可是受了重伤?”清河挥了挥手道“没有……我没事,只是……我这双手终是沾了血,也罢,即是惩恶扬善就没什么好顾忌了”

    清河虽在此处虽然每日都凶险异常,可她愈来愈觉得,她很适合这个地方,在这里,她不但可以陪着默然,还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以前的她庸碌惯了,整日携琴伴曲安逸惯了,可终是虚无的,现在她还是会想起月痕,她对他的感情既脆弱敏感,却又刻骨铭心。

    回到琉璃阁,阿媚如约将清河派位末位鬼使,清河将断剑拿到剑阁重铸,正巧遇到南宫雲楼,清河作揖道:“地支末位鬼使问南宫少主安”南宫雲楼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回南宫少主,这把您赐予我的剑,在小的执行任务时折断了,我便将她拿到剑阁重铸”清河如此说心下也是对南宫雲楼稍有埋怨,毕竟当时就因为这把剑,她们三人的命差点就交代在天罗谷里了。

    南宫雲楼咳了一声,道“算了,你那日走的急,我未来得及嘱咐你,本打算等派位比试完了,我就另送一把剑给你,岂料,自从鬼使派位比试后,你都未曾回来找我……这琉璃阁的鬼使难不成都像你这般忘恩负义”

    清河一时语塞,清河心想:当初是他自己说琉璃阁的规矩,别师礼后,便无师徒之说,如今定是因为这把破剑觉得自己面上无光,又将此事细数推给我,反成了我不讲道义。

    “南宫少主误会了,是清河派位名落末尾,怕是丢了您的脸,才未去找您,今日本想前去拜访,岂料在此遇到您。”南宫雲楼听完清河这一袭话,笑道:“是吗?那现在就走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