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未亡日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小白
    一个堪比岛屿的鲸形建筑物在太平洋风暴云团中心漂浮,随着狂暴的飓风逐渐聚集能量,鲸形建筑物在气旋中剧烈颠簸,仿佛一条抽风的死鱼。

    这条在风暴中抽风的硕大死鱼,当然就是鲸云。

    “哇——”被带上鲸云的十几个人各自抱着垃圾处理器哇哇狂吐,即使是久经训练的联盟国家战队队员,也经受不起这种程度的颠簸,何况还是长时间、三百六十度的、无间隙无规律的颠簸。

    脸色惨白的叶甫根尼刚吐完一个轮回,擦了把脸,奄奄一息的看着面前密密麻麻的营养仓。他和安奇、史德拉和其余十几名没有被灰星生物寄生的战队队员一起被鲸云捕获到了这个密封舱里。密封舱的四壁都是姆姆族的营养仓,里面装的是从战龙公园出逃的姆姆族,它们可以自我休眠,把脑电波上传到虚拟网,鲸云的颠簸影响不到他们,但习惯了机甲悬浮的这十几个人吐得快虚脱了。

    十几个智脑头盔支离破碎,在地上随着暴风翻滚。

    在叶甫根尼这十几个人被俘上鲸云的时候,鲸云上的巡逻机器人试图在他们头上安装智脑头盔,以增强脑电波融合率——灰星生物对变异人类,尤其是联盟国家战队队员的兴趣始终不减。多次尝试融合不成功,但他们仍然没有死心。但联盟国家战队队员不是省油的灯,巡逻机器人被打散了七八台,智脑头盔摔了一地,一个也没有成功安装上去。鉴于密封舱里难搞的状况,洛里颂下令封闭密封舱,暂时把这十几个俘虏关在里面。

    密封舱内安放着将近五百具姆姆族族人的身体,他们的意识都在虚拟网里,营养仓保证着姆姆族身体机能的安全健康。这些营养仓使用特定材料和工艺,物理攻击无法损害这些舱体,而叶甫根尼的“零之刀”已经在太平洋上失落了。

    安奇和史德拉都不是攻击向变异,大家对着这些营养仓无可奈何。

    鲸云里的机器人无法zhì fú联盟国家战队,联盟国家战队也无法从密封舱里出去。

    姆姆族在灰星生物的指令下,试图控制强大的变异人类。

    叶甫根尼他们在鲸云内部,孤立无援,局面看似对灰星生物有利,但有些事正在微妙的起变化。

    东亚战区。

    b基地。

    白璧关闭了虚拟网,并因此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没有虚拟网,他那精分的大脑无处作怪,只能老实的合体。如果人类文明倒退一百年,他的抑郁症说不定真的能好。

    失去了网络通讯,整个b基地都在使用古董——对讲机。于是英语美语法语俄语,普通话广东话闽南话四川话……世界诸多语言在b基地此起彼伏,吵得仿佛有十万只鸭子,嗓门大的获得天然优势,取得沟通的主动权,声音小的只能“喂?喂喂喂?我刚才说#¥#%%……我刚才说%#¥……#……我……”

    白璧坐在世界上最后一只混血北极熊的白色绒毛中,面对着诺大的办公室,集中到一个办公室里沟通情报的通讯兵和情报官吵得鸡飞狗跳,感觉到十分宁静。

    “基地长,%#%……#%……”通讯兵焦头烂额的在对讲机那边吼叫。

    白璧口齿清晰的说,“没听见。”

    “#%%¥……”通讯兵又说了一遍。

    “没听见。”

    “狗屎!”通讯兵怒骂。

    这句白璧听见了,眯了眯眼,“辱骂基地长,扣除本年度三个月奖金。”

    “不是……”对面的通讯兵简直要疯,“基地长,我对地球现在的局面感到痛心疾首,内心非常愤怒,我说那句‘狗屎’是对地球整体环境的感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平时公文写得不错啊……”白璧感慨,“基地长调研室正缺你这样的人才……”

    卧槽!基地长调研室专管给白璧写演说文件,那是日日夜夜都在加班,时时刻刻都在揣摩白璧这个精分到底在想什么的单身狗集中营——目前基地长调研室内十四个调研员已经因加班时间过长离婚了十个。

    通讯兵在危难面前爆发了小宇宙,怒吼,“基地长——‘斗兽场’击穿了‘深渊之眼’,现在我们东海附近海面出现了一个直径和‘呼啸’飓风差不多大的漩涡,好像是海底穿了啊!怎么办?”

    白璧眨了眨眼。

    “斗兽场”是和国际xíng jǐng组织玩猫鼠游戏长达百年的老派犯罪组织,起源源远流长。他们制造过著名的“迪兰歌剧院人质劫持事件”、“《复仇》世界全息游戏的创始人陈胜bǎng jià事件”、“名山盛宴绝杀”和“北美战区F基地长头颅事件”等等骇人听闻的国际犯罪。死在这个集团手里的普通人不计其数,连《复仇》网游的创始人陈胜和北美战区F基地的基地长雷诺都死在了“斗兽场”手里。

    并且这个集团的犯罪首脑从来没有被抓住过,大家甚至不知道他是谁,国际xíng jǐng组织给他起了个外号“蓝纹乳酪”——之所以叫“蓝纹乳酪”,听说是因为头儿在拟计划的时候正好在吃臭不可闻妙不可言的蓝纹乳酪。

    现在这块疯狂的乳酪又玩了一票大的——打穿了深渊之眼。

    地球的海水通过破损的空间缺口涌入灰星,势必加剧灰星的“海洋世纪”,促成海洋坍塌。但这也有一个好处——那些源源不断的坑爹的海兽和灰星生物,正在随着漩涡被倒吸回灰星海洋。这效应就像放满了水的洗澡池拔掉了塞子,水越多,吸力越大。

    地球海洋的储水量巨大,穿了深渊之眼这个缺口海水一时不会流光,但灰星是个无底洞,海水漏空是迟早的事——即使海洋中多数生物已经灭绝,一旦海洋消失,对地球气候和环境的影像是天翻地覆的。

    没有海洋,氧气生成将减少百分之八十以上,大气结构同时会发生变化,人类看似暂时松了口气,面临的却依然是灭亡。

    “‘斗兽场’果然疯很久了。”白璧说,“听说可爱的小蓝得了绝症,最近正分分钟期待大家和他一起去死呢……哪个帮我算一下地球的海水什么时候漏完?以及地球什么时候玩完?”

    “基地长……”他身边的人苦着脸,“虚拟网不能上,数据模块都……”

    白璧微笑说,“你们可以笔算,算错了扣补贴。”

    “基地长,”另一名通讯兵拿着个古董笔记本狂奔过来——纸质笔记本属于古董,非常昂贵,目前他们手上使用的线格笔记本都是白璧基地长的私人财产,堪称一字千金。“基地长,‘tR’发表声明说他们抓住了一个灰星生物首脑。”

    白璧想了想,“啪啪”两声给“tR”和“斗兽场”都鼓了掌,“很能干!比咱们要优秀多了。”他感慨说,“赶不上啊赶不上,沈苍呢?”

    “沈队在路上。”刚才的通讯兵说。“抓回来两个俘虏。”

    “基地长。”b基地最大的会议室门外有人惨白着脸闯了进来,“白无先生……白无先生出事了!”

    白璧微笑着看着来人,那是一个a基地的通讯兵。

    和来人一起进来的是a基地的安沐,素来不动如山的脸上也变了颜色,露出深深的法令纹,他一进来就看着白璧,沉声说,“虚拟网失控后不久,白无先生突然昏迷。”

    白璧的手指在桌上轻敲了两下,不动如山的仿佛变成了白璧。

    安沐目中骤然露出凌厉之色,仿若尖刀直刺白璧的眼前,“你就没有什么解释?”

    白璧修长好看的食指又在桌上敲了两下,若有所思,“你们治疗了他。”微微一顿,他极低极低的说,“不,你们……解剖了他。”这一句,低得周围没有人听见。

    安沐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也带出了几分尴尬,“如果虚拟网不出故障,我们永远都被蒙在鼓里——你到底——”

    白璧身周的通讯兵都有些异动,他们难以确定自己都听到了些什么,白无先生出事了?那可是白璧作妖的靠山,没有白无的默默支持,没有蜃龙电船公司,白璧不可能在这样的年纪坐上基地长的位置。可是听起来在关键时刻,白无似乎病倒了。

    蜃龙电船公司那位威势滔天,仿佛永远不会倒下的支柱,突然倒下了。

    白无出事了,那白璧呢?

    看水晶殿堂这样的态度,也许b基地基地长很快又要换人了,他们显然对白璧很不满意。

    “跟我来。”白璧坦然说。

    安沐大步向前,对身边的通讯兵说,“你在这里等着!”

    那名通讯兵留了下来,白璧带着安沐,往国王研究所的方向慢吞吞的走了。

    来自水晶殿堂的通讯兵安分守己的站在吵闹至极的b基地联合办公室,过了一会儿,他蓦然抬起头来,拔起随身制式配枪,对准办公室内正在协调工作,指挥太平洋战舰撤退的一大帮人开枪。

    “砰砰砰……”

    一屋子文员悚然抬头。

    鲜血飞溅上白璧的办公桌,沿着雕刻精美的玫瑰花纹路,一滴一滴,浸润入桌下的茶色地毯中。

    国王研究所内空无一人。

    林老师也在大办公室内拿着对讲机远程指挥太平洋战舰的医疗救助,蛋黄?姆姆在亨利一的船上,他似乎迷上了玛丽,亨利一很有意思做他们的红娘。

    毛大被陇三翡带去拷贝影子,还没有回来。

    国王研究所的资料搜集仓库内,墙壁虽然经过清洁,却依然有岁月的斑驳,墙上有数千个冷冻匣子,里面装的都是实验材料或未能解析的奇怪物体。那些匣子材质和颜色并不相同,年代相距甚远,但规格都是一样的。

    白璧望了这数千个匣子一眼,搬过仓库的伸缩长梯,爬了上去。

    他要找的东西放在仓库高处,伸缩梯子本来可以随着抽屉的号数自行爬升,但虚拟网一断,梯子也就不会动了,白璧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

    安沐内心其实是强行压制着惊骇——白无的事被他强行镇压下来了,水晶殿堂中知道的人并不多,但这件事一旦被宣扬开去,东亚战区将陷入非议之中。

    在虚拟网中断的时候,白无突然昏迷。

    安沐和秦真略立刻安排了最顶级的医师对他进行治疗。

    治疗的结果让安沐和秦真略惊呆了——这位掌握着世界顶尖武器技术的男人,操纵蜃龙电船公司长达四五十年的男人,顶尖社交圈无不熟悉、朋友虽不多也不少的白无——他居然是一个伪生命体。

    白无不是人类。

    他的脑部安装有脑电波接收装置,仪器极其精妙微小,不是水晶殿堂的医师和设备很难检查出来,而这个不到一粒米的精妙装置接收着他人的脑电波信号,让他成为了一个惟妙惟肖,几无破绽的白无。而当虚拟网被迫断开的时候,脑电波信号无法通过接收器进入“白无”的大脑,他自然就“昏迷”了。

    白无只是一个傀儡,甚至不是一个具有思维能力的傀儡。

    是谁在操纵他?谁才是真正的“白无”?手握蜃龙电船公司数百亿的项目,正在研发顶尖武器的是谁?

    如果白无不是人,那他的“儿子”白璧,又是什么?

    这就是安沐为什么带着亲信匆匆赶到b基地——这件事事关重大,如果“白无”不能让人信任,东亚战区在水晶殿堂将不再被信任,不再具有发言权。无疑“雅典娜之战”整个战略布局都将操纵在北美和欧洲战区上。

    而躲在“白无”身后的那个人是站在哪一边的呢?那项投资数百亿的绝密项目到底掌握在谁手上?世界还没有毁灭殆尽,东亚就要先毁灭了吗?安沐想到这背后的门道,冷汗淋淋而下,不寒而栗。

    在安沐头顶上,白璧终于爬到了仓库的最顶端,拉开了角落里的一个抽屉。

    这个抽屉年代很久远了,和其他的抽屉不同,这是一个古老的红木抽屉,虽然大小和其他抽屉一样,却凸显出岁月沧桑的痕迹。

    他又慢吞吞的抱着那个红木抽屉磕磕碰碰的爬了下来,懒散的身手很是对不起他曾经的“联盟国家战队队员”称号。安沐不知道他在干嘛,心里提防到了十分,双手都在衣兜里扣住了武器。

    眼前这个人……具有脑电波分裂异能,他——就是最有可能的,操纵“白无”的人。

    但疑点依然很大,“白无”已经在政坛军界叱咤风云几十年了,白璧才几岁?白璧从出生到现在的履历都是清楚的,他今年只有二十八岁。

    也许……在白璧“接手”之前,他们有其他的人在操纵“白无”,他们可能是一个犯罪集团——或者——

    “格拉”一声,白璧揭开了抽屉盖子,安沐本能的摆出了防御姿势。

    但抽屉里并没有武器也没有zhà yào,里面有一张发黄的合影,合影只有成年人的手掌大——这种技术在当下已经失传了。全息技术能具现化的当下,没有人去复原一种叫做“相片”的技术。

    “这是什么?你到底是谁?”安沐脸色发白,白璧的每一个行动都让他心力交瘁。

    白璧将抽屉里的盖板放到一边,答非所问,“安沐先生,这是大概一百年前……国王研究所秘密搜集的,研究陇玉知特殊能力的资料之一。”

    安沐谨慎的凑过来,细看那张百年前的照片。

    那是三个人的合照,他们都穿着道袍,当中的人已经成年,气宇轩昂,身长玉立,果然是永远看起来三十岁的陇玉知。左边一个少年调皮的看着镜头外的方向,仿佛正要向拍照的人做鬼脸,右边的那个还是个儿童,剪着一个齐额的短发,即使照片模糊不清,也能感受到那是一个长相漂亮的男孩子。

    “安沐先生,你还愿意相信我、相信白无、相信蜃龙电船公司在当下……对国家、对联盟国家战队和水晶殿堂的忠诚吗?”白璧捧着那个红木抽屉,平静的问。

    安沐悚然一惊,他对白璧有千百揣测,没有一样是好的,但是今天——他今天没有带着特警队前来,他只带来了一个亲信,而把白无的事压了下去,本身就说明了他的态度。

    他和白璧不熟,但是白无……是他二十年的朋友。

    安沐无法相信,白无是不存在的,他希望从白璧这里得到一个足够安慰的解释。

    换言之……他希望相信蜃龙电船公司的忠诚,如果有的话。

    “白璧,我是你的长辈。”最终安沐哑声说,“我希望在听完你的解释之后,能够相信你。”

    白璧仍然捧着那个木匣子,对着他微微鞠身一礼,“蜃龙电船公司在‘星舟’计划上对国家、联盟和殿堂从无隐瞒,‘星舟’是我对大家的投诚,项目获得了数百亿投资,但蜃龙电船公司本身同样投入了数百亿资金,这中间不存在资金诈骗或技术盗窃。”

    安沐听到了关键词,“你?你对大家的投诚?”

    白璧点了点头,“‘星舟’项目代表了我的诚意,世道纷繁……”他说到“世道纷繁”的时候似乎微微一愣,随即自叹了一声,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六道不彰,魑魅魍魉甚嚣尘上,甚至害死了陇玉知。”他说,“一个人再强再横,是做不了什么的。”

    安沐并不傻,白璧仿佛什么都没说,但他听懂了。

    “白璧”才是蜃龙电船公司背后的主人,这和他之前猜测的并没有不同,但不同的是——白璧对联盟和水晶殿堂有所求,他需要通过联盟和水晶殿堂完成一些什么事,所以他以“星舟”计划为资格,争取到了“白无”进入水晶殿堂的机会——即使只是作为武器供应商。

    同时也争取到了他自己成为b基地基地长的机会。

    白璧没有争夺“星舟”的意思,也不是联盟的叛徒,反而因为他与联盟利益相关,所以他的“忠诚”反而是值得信任的。

    一个人再强再横,是做不了什么的。

    成大事者,醒掌天下权。

    白璧对联盟国家战队有所图,需要它作为跳板,或者平台。

    “你想做什么?”安沐沉声问,“如果有一天进入水晶殿堂,登顶之后,你想要什么?为陇玉知报仇吗?”陇玉知当niánshì对别人来说是绝密,但身在水晶殿堂的安沐当然是知情的,说不定他还比沈苍知道得更多。

    白璧捧着木匣子,平静的说,“也许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安沐愣住了。

    白璧幽幽的叹了口气,“我要什么怎么能随便告诉你呢?”

    安沐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相信他,“你到底是谁?”

    “从前有座山,叫做陇山,山上有个道观,叫做陇门。”白璧说,“我有个大师兄,叫做陇玉知,有个二师兄,叫做陇三翡。”他微微一笑,“而我,叫小白。”

    安沐骇然看着他——他当然知道陇玉知是什么年代的人,也知道陇三翡被buc公司抓去做实验,休眠了很多年,可是这个“小白”——如果他真的是陇玉知的三师弟,今年也该百岁左右了!

    怎么可能还是少年的模样?他是不是真的要为陇玉知复仇?

    何况陇三翡显然并不认他,根本没有任何迹象显露出陇三翡和白璧有这样亲密的关系,白璧虽然也是个美少年,但和照片里的孩子长得也并不相似。

    “你的年纪……就算你是‘小白’,你敢说你进rù lián盟和水晶殿堂,不是为了给陇玉知报仇?陇玉知的事我也心有不平,但那已经是百年前的事了,当年的人事和现在完全不同……”安沐厉声说。“人类的浩劫当前,只有国家和联盟才是自救的支柱,在这种关键时刻,你那点个人恩怨微不足道,如果为了百年前的一件旧案,你就要毁灭东亚联盟,就是国家的耻辱!人类的叛徒!会有数以千万计像陇玉知这样的人死于非命,他们的亲人和朋友都会经历你曾经的那种痛苦!”

    白璧一笑,“弄死陇玉知的那些人早就被陇三翡给宰了,我报的什么仇?陇三翡因为宰高级政府雇员做了好一阵fǎn shè huìfǎn rén lèi的标杆,被沈苍追杀了十几年……安沐先生,当niánshì你心知肚明,一滩烂账,事到如今,再算已经没有意思。而我……不是复仇者。”

    安沐本来情绪激动,突然被白璧糊了一脸稀泥,血压骤升骤降,一阵眩晕,他揉了揉太阳穴,沙哑的问,“你到底想怎么样?蜃龙电船公司背后还有谁?你只有二十八岁,在你之前,是谁在操纵‘白无’?”

    白璧撩起了一撮头发,他的耳后有一个一粒米大的红痣。

    一瞬间,安沐什么都明白了。

    “白无”是个傀儡,“白璧”也是。

    白璧整理好那头银色卷发,施施然看着安沐,“在搞定那帮网络耗子之前,‘白无’是起不来了,回去找个借口让他入土为安吧,怪可怜的。”

    安沐的脸色黑了黑,白无的性格和语气与白璧有天壤之别,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怪胎自己演自己的父亲,还自己把自己宠得小天使似的——他在这一瞬间和聂雍心有戚戚——虽然安沐不知道白璧既精分成自己的仆人自己伺候自己,还精分成蝴蝶探测器自己调戏自己。

    “你真正的身体在哪里?为什么白无不能接受信号,你却可以?”安沐问。

    白璧笑而不答,他将合照放回木匣子,慢吞吞的爬上去,放了回去。

    有一刹那,安沐很是怀疑,白璧头发里藏着的那个红点,到底是不是信号接收器。

    这个人实在是太可疑了,他自称不是为复仇而来,解释了“白无”的存在,却只提供了一张照片,但安沐想要相信他。

    “星舟”项目还在这个人手里,那东西已经完成了一大半,安沐很想相信白璧所谓的“忠诚”,在这个时候和白璧翻脸,有百害而无一利。地球和灰星的战争正在开启,东亚战区承受不起任何内部分裂。

    当两人离开国王研究所,踏入走廊的一瞬间,“啊——”的一声尖叫远远传来。

    白璧蓦然转头,那是会议室的方向,他厉声问,“你带了个什么进来?”

    安沐沉声说,“a基地a10128976号警卫。”

    “出事了。”

    b基地通道内闪烁着红色报警灯,虚拟网中断,所以智脑没有警报遭遇袭击的具体内容,只听到最远处通道门后传来的惊叫。11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