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都市小说> 裴太太,你已婚! > 第838章 傅芊芊对着裴烨的方向微微勾了一下唇角3
    在前一天晚上十二点之后,峰会现场附近的路段便已经禁止任何人通行。

    上午十点点钟,云城市峰会在云城市国际会议中心内举行。

    参加峰会的所有领导们和各界商业大佬在上午九点钟左右,乘车缓缓驶进了国际会议中心附近。

    参加会议的车子,全部经过了严密的审查,通过之后,才会允许进入国际会议中心。

    虽然在会议中心附近的路段被封,但是,去往国际会议中心的一部分路段是未被封的,道路的两旁集中了无数记者,摄影师的手里端着长枪短炮,将参加会议的各界大佬全部摄进了他们的摄像头里。

    此时,在国际会议中心对面某建筑中的一角,一身军装的曾月月,悄悄靠近了吴名的附近。

    正集中精力端着狙击枪监视现场的吴名,耳尖的听到了身侧的声音,在身后的声音靠近自己之前,迅速端起枪便朝身后的人对准。

    “是我!”曾月月提前出声提醒了吴名。

    因为曾月月提前出了声,吴名及时移开了放在扳机上的手指,手朝自己的额头上摸了一把,摸掉了一把冷汗。

    “吓死我了,你这个时候不在底下巡逻,上来我这里做什么?你又不会狙击。”

    在这种时候,人吓人最吓死人的了。

    曾月月瞪了他一眼。

    因为早上的事,她现在还在生吴名的气。

    “反正还有一个小时,会议才会开始,急什么,再说了,守卫的这么严密,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队长早就已经嘱咐过……”

    曾月月一脸不耐烦的打断吴名的话:“别跟我提芊芊,芊芊现在已经被抓了,她的命令我还需要听吗?”

    吴名:“……”

    曾月月向来最是听傅芊芊的话,没有傅芊芊在,曾月月可就变成一匹脱缰的野马了。

    他有些担心的看着曾月月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你……你想做什么?你要是破坏了今天的峰会,队长要了知道了,肯定会对你非常失望的。”

    这个胆小鬼,天天把傅芊芊的话挂在嘴边,关键的时刻,却是跑的最快的那个人。

    失望?

    人都不在身边,失望有什么用?

    “芊芊现在已经被抓了,你想不想救芊芊出来?”曾月月直勾勾的盯着吴名的眼睛。

    吴名的心里咯噔一下,眼珠子一转:“想是想,但是,现在不是没有办法吗?她都已经被押到京城了,我们现在远在云城,怎么救?”

    这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只要你想救就行。”曾月月笑着扬起嘴角:“我现在有一个办法,可以救芊芊。”

    看着曾月月的表情,吴名就感觉曾月月的办法肯定不会是什么好办法,内心里有些纠结。

    可他到底是真的想救傅芊芊便问:“什么办法?”

    曾月月的表情轻松了几分,一本正经的说:“今天的峰会,咱们z国的总统,也会参加的,对吧?”

    “是啊,这是全国人都知道的事情啊。”

    曾月月一拍手:“对啊,最关键的就在总统身上。”

    吴名一阵脑仁疼:“月月,你不会是想去找总统,然后让总统放了队长吧?”

    “对呀!”曾月月笑眯眯的看着吴名,毫不吝啬的夸赞:“吴名我发现你今天更帅,而且,也更聪明了。”

    虽然知道这话是故意拍他的马屁,吴名听着还是一阵心花怒放。

    好听的话,谁不想听啊。

    吴名不自觉的捋了一下自己的发:“是吧,我也发现我今天特帅。”

    曾月月的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嫌弃,脸上依然露出崇拜的表情:“嗯嗯,所...以,吴名,待会儿,我跟我一起去找总统。”

    吴名:“……”

    就知道她拍他的马屁,绝对没有好事。

    “月月啊,你要知道,要见总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之前你没听说啊,裴总想见总统,都被拒了,他怎么可能会见我们?有可能,我们两个还没到总统的边上,就已经被他身边的近卫给拖走扔到牢里去了。”

    曾月月双手捧心状的,双眼眨巴眨巴瞅着吴名,软软道:“哎呀,吴名,我知道,你的武功很好,那些近卫他们的武功再好,怎么可能会敌得上你嘛,你一定会打败他们的,我看好你哦!”

    吴名:“……”

    他有些欲哭无泪。

    总统的近卫,都是从军区挑出的佼佼者,那是那么容易打败的,就算他的实力比每一个人都高,可是,他只有一个人,对方那起码得有十来个人,以一敌众,那无异于是鸡蛋碰石头,当他是傻了吗?

    “你可以去找郑先啊,郑先的武功比我好,他一定可以打得过他们,然后让你可以平安见到总统!”吴名提出一点。

    他简直是太明智了啊。

    虽然是不想承认,可是,郑先的武功确实比他们高啊,甚至,他和曾月月俩人加起来,都敌不上他,由郑先出面,再合适不过了。

    “别提他了。”曾月月的小脸耷拉了下来。

    有八卦!

    吴名八卦之心燃起,一双眼睛亮起精光的看着曾月月:“怎么了,你俩分手了?”

    曾月月一巴掌拍在吴名的头顶,气呼呼的骂:“乌鸦嘴,你才分手了。”

    “没分手,你怎么这副表情?”

    “昨天晚上到现在,他的手机都关机了,打不通,我找不到他人,否则的话……”曾月月嫌弃的睨了一眼吴名:“我会来找你?”

    吴名从鼻子里哼了哼:“呵,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这么看得起我。”

    曾月月猛地想到自己还有求于吴名,刚刚的那句话已经在不经意间得罪了吴名,她下意识的赶紧讨好吴名说:“咳,吴名啊,我刚刚是开玩笑的,虽然郑先他武功是比你高,但是,他的身份不行啊,他是黑市的人,要是在这里现身,一下子就会被射成马蜂窝的。”

    “你担心他会被射成马蜂窝,就不担心我会被射成马蜂窝?”

    要知道,任何想要强势接近总统的人,都会被认为,有袭击总统的嫌弃,他的近卫有将袭击之人现场击毙的特权,即使他是一名军人,在袭击总统的罪名面前,任何身份都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