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死亡安魂曲:黎明之前 > 二十七、极夜
    门被“吱呀”一声推开,洛明溪和杨乐双双进来,这打底是指冤家路窄吧。

    洛明溪看到桌子上被拆封放在一边的绷带,警觉地拦住要上前的杨乐,借着光找到了藏在床下的两人:“你俩是觉得捉迷藏很好玩吗?”

    张琦佳率先从床下爬了起来,拍了拍沾在身上的灰尘与紧随其后的夏良安站到了一块。

    洛明溪看了两人一眼,也拿过绷带和药品来包扎伤口。走了一下午,尽管是在阳光下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冒了,可惜这个唯一山下的医务室药品并不齐全,找了半天也只找到一瓶抗生素和一瓶碘酒。

    “来,我帮你涂一下。”

    “要脱衣服啊……”

    “就脱个上衣而已,不然你自己还能给自己肩膀上药啊!”洛明溪忍俊不禁,杨乐像个小媳妇一样扭扭捏捏地脱了蓝衬衫,露出线条分明的上身来,洛明溪没有太过注意杨乐的身材,目光落到他的肩膀上,白皙的一片血肉模糊。洛明溪心随之抽了抽,眼睛里流露出明显的愧意来。

    “嘶——疼死了,你能不能轻点啊!”杨乐小声道。

    “我已经够轻了啊……”洛明溪更加小声,一边给杨乐的伤口涂上碘酒,一边凑上去轻轻吹着气。小时候自己很调皮,经常在楼下玩摔着了,奶奶就会给自己这样边吹气边上药,似乎就能让疼痛稍微减轻一点。

    “你把红酒拿来咱俩分分,渴死我了。”杨乐穿好衣服,立马又生龙活虎了起来。洛明溪把包里的红酒和饼干全部拿了出来,两人坐在旧沙发上开始享用起了晚餐。

    坐在床上的张琦佳终于忍不住:“你们是就打算在这里住下来了?”

    “住下了又怎么样,又不是你家开的。”洛明溪早已对张琦佳好感全无,故意用幼稚的方式回怼她。

    张琦佳不再说话,毕竟没有压倒性优势的情况下谁也赶不走谁,谁也杀不死谁。只能暂且维持住暗流汹涌下的平静表象。

    平静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被打破了。

    系统提示:第二天,20:00整,剩余人数十八人。

    血腥盛宴开场!

    一小时前。

    “云岚姐,温云岚,你说好不会杀我的!”

    鞠雅茗步步后退,直至靠在一根粗壮的树干上,退无可退。温云岚仍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笔直修长的双腿即使有疤痕纵横交错也不染一丝灰尘,此刻唇角漾起淡淡的笑意:“我的确说了暂时不杀你,但那都是几个小时以前的事了,暂时就是暂时。再说了,最后只能活下去一个人,难道你以为会是你自己吗?”

    “可你是军人!军人不是保家卫国的吗?我也只是个平民百姓,你身为军人的尊严和信仰呢?为了生存不择手段了吗?”鞠雅茗像一头困兽一样绝望的嘶吼,失去了斗志,布满红血丝的眼睛里泛出泪光,语调里恰到好处地溢出失望,如果不是不自觉地伸向装着小刀的口袋里的手出卖了她,这番演技着实让人拍案叫绝。

    最后一粒子弹以极快的速度割裂空气钻入了鞠雅茗的心脏。

    “我不是什么仁义之辈,但也不会像你一样出卖战友。”温云岚随手把枪往黑暗中一抛,再也不管它的去向。没有枪,她照样可以去收割一个个脆弱的生命。

    鞠雅茗胸口传来的剧痛让每一次轻浅的呼吸都十分费力,她已经习惯了用精湛的演技去换取他人的信任,物所用其极,把其他玩家玩弄于股掌之中。温云岚是这个游戏变数最大的一环,她本已经想好了联合哪些玩家一起将温云岚除去,再坐收渔翁之利,可没有料到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无用功。

    她想起了前几关被她耍的团团转的几个队友,想起了被推入水中的洛明溪,甚至想起了知道被背叛后破口大骂她的齐越绝望的神情。

    “别怪我,我只是想活下去……”

    ……

    距离张琦佳去厕所的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了,和杨乐轮流守夜的洛明溪和坐在那边床上的夏良安对视了一眼,皆是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猜忌和质疑。

    夏良安对张琦佳的死活并不是很关心,但外面的寂静让他很是不安。多次想去一探究竟,又怕医务室内的两人趁机关上门,因此踟蹰了半晌,忍不住给张琦佳发了一条消息。

    回答他的是一具被从窗户扔进来的尸体,玻璃渣震碎了一地,惊醒了正在沙发上小憩的杨乐。

    “快跑!”洛明溪只来得及匆匆瞥一眼尸体,便拉起杨乐向门外冲去。

    “温云岚大概率来了,我记得我好像告诉过你她有枪。”从医务室逃出后洛明溪头也不回地朝山地奔去,平原地带太难藏身,她可不想玩捉迷藏,“还有现在只剩十几个人了,凌晨两点可能还会有机关,到时候我们俩抓着对方手,看看能不能传到一起!”

    说话间两人已经登上了一座小丘陵,身后再也看不到那间废旧医务室。杨乐率先停了下来,这次他望向洛明溪的眼睛里终于染上了一点其他的颜色,不再是单纯的珍惜和保护欲。

    “洛洛,你有几分把握对付温云岚?”杨乐小心翼翼地问道。

    “在没有了解她的实力前,没有任何把握。”洛明溪感觉到杨乐正在慢慢松开她的手,失落感渐渐充斥了整个脑海。他们两人从来不喜欢把话说太满,就像洛明溪没有把握对付温云岚一样,杨乐也从来没有说过要陪洛明溪走到最后这样的话。

    毕竟最后的胜利者只能有一个不是吗?

    “冠冕堂皇的话我不想说了,我们也就此别过吧。”杨乐难得惜字如金,温柔的语调却是坚定的语气。洛明溪有些迷茫,有些难过,可望着他那张俊朗的脸庞,却久久说不出违心的话语。夙夜天是永生不可能相见的,贪求的几日温暖已经是极致,她既不愿看到善良纯净的人沾染血腥,也不愿放弃生的机会。如果不是因为杨乐,也许她也会像温云岚一样通过快速杀戮的方法来终结游戏呢,不让落网之鱼苟延残喘到第五天同归于尽。

    是他给她带来了一丝希望,却又要离开。

    ------题外话------

    表演系小天后鞠雅茗在线狗带,修罗场要开始了,蓝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38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