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鬼怪服务社 > 第五十四章 我们赌赢了
    洛城的市中心处,还是那家挂着无字木牌的店铺,此时屋里只亮着有些昏黄的烛光,一个人都没有。

    一阵冷风吹过,桌上的烛光变得有些明灭不定。咔,一声轻轻的弹响,一个放在桌子上的木盒弹开了盖子。

    盒子里放着五个精致的人偶,仔细看去,这五个人偶的样子与殷天几人长得一模一样。随着一阵幽光闪过,五个人偶漂浮到了半空,渐渐变大起来,化作了四道身影和一团雾气。

    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死了一次的三郎一脸的心悸,正要说话,忽地面色大变:“我、我少了百年的道行!”

    彪形大汉闻言一愣,感应了一下,面色也变得极为难看:“我,也是。”

    死死地攥住拳头,感受着体内少掉的百年道行,矮小侏儒一脸的狰狞:“一百年的修行,就这么没了?”

    “我没法化形了。”那团雾气里传来了高挑女子颤抖的声音。“我的本源被抽走了。”

    “老板,”看着殷天,三郎脸色惨白。“这是,怎么回事?”

    闭着眼睛,感受着体内空空荡荡的情形,殷天的脸庞一阵剧烈的抖动,死死咬住的嘴唇上流下了一抹鲜红。

    “是他干的。”

    “不可能的!”彪形大汉嘶吼道。“替身人偶的替身是完美的,不会漏掉一点伤害!我们都用了替身人偶,他怎么可能废了我们百年的道行,更是抽走了魅娘的本源!”

    矮小侏儒软软的瘫到了地上:“可事实上,他就是做到了。”

    “老板,”三郎的身子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他会不会追杀过来?我们,要不要逃?”

    所有人都抬起头看向了殷天。

    殷天的脸僵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他说过,不会来追杀我们的。”

    听到这句话,所有的人都软软地瘫到了地上,眼里全是活下来的庆幸。

    “老板,我们上报阴司吧,他做了这样的事情,阴司一定会出手的!”三郎抬起头,一脸的恨意。

    “三郎,”殷天一脸的阴霾。“今夜如果那人没那么强,我们杀了他,阴司会为了他对我们出手么?”

    三郎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所以,别说他没有杀掉我们,即使他真的杀了我们,阴司也不会出手的,因为他,也是鬼怪服务社的人。”说到这里,殷天眼里写满了不甘。“而且,我们也不配。”

    “可他当着阴司巡检的面做这些事,阴司就一点都不在意么?”三郎还抱着一丝希望。“他这是在打阴司的脸面!”

    “脸面?”殷天自嘲地笑了笑。“他说,他杀过三位巡检,而阴司的对应,是派来了第四位。虽然我不愿意相信,可我觉得,他说的应该是真的。你说,他会在乎阴司的脸面么?”

    仿佛是丢了魂魄,瘫坐在地上,三郎的眼神一片茫然:“他到底是什么人?那家店,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场的人没人能给他答案。

    “老板,我们怎么办?‘彪形大汉的声音有些艰涩。”我们,踢到铁板了。”

    “虽然这不是我们全部的实力,可我们几个,已经是店里最强的了,即使升到五星店铺召唤了万年鬼,以他的实力,我们依然不是他的对手。”矮小侏儒干涩地说道。“这样的人物,他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老板,你的功法……”被打成一团雾气的魅娘有些犹豫地说道。

    嘎嘣嘎嘣。

    殷天几乎要咬碎自己一口的牙齿。他愤怒,他暴躁,他歇斯底里,他想要把对方碎尸万段,可他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什么都做不了。

    对方太强了,强到让人感到窒息。认输么?不可能的,阴司的那份奖励自己绝不可能放弃。可自己该怎么做?有那个人...在,洛城里,那家店甚至能够独占阴司的奖励,而自己根本毫无办法。当对方出现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被踢出了游戏里。那么,就只剩下一个方法了。

    约定。

    殷天想起了那个姓洛的老者自作主张与洛城其它四家鬼怪服务社立下的约定。

    “我知道,你们都要争阴司那份奖励,人数么,当然是越少越好。这样吧,半年时间,你们不要对我孙子出手,半年之后,文的武的明的暗的,都随你们。与之相应的,只要你们能够遵守约定,半年之后,我家的那个老管家也不会出手参与你们之间的事情,能不能拿到那份阴司的奖励,全凭你们自己的本事。”

    “这个约定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当真,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够当真,毕竟我家那个老家伙,脾气差的吓人,发起火来,连我都拦不住。”

    “好了,约定就是这样,望各位能够遵守。”

    对于这个在洛城一直没什么名气的老人家,殷天几人根本就没在意对方所说的约定。可该死的,你这么强你早说啊!想到老者说的话,殷天不由得攥紧了拳头。半年时间,他当然看得出来这是老者给自己孙子留下的发展时间,而自己这些人,则是被老者当作了磨刀石,来打磨他孙子这柄刀。

    你就这么自信么?半年的时间,他就能和我们这些开了几百年店的人抗衡么!好,这个约定我接了,我要让你看看,我殷天,从不给别人做陪衬!嗯,我这不是怂了,只是既然你想要玩游戏,我就陪你玩玩罢了。

    自我开导了一下,给众人吩咐了几句,殷天习惯性地摸向了自己的大拇指。感受着空空当当的触感,殷天抽了抽嘴角,向着店外走去,他准备去向浮云的当家问些事情,顺便再买个扳指。

    不会让人摸走的那种。

    ——

    另外一边,坐在车里,阮良和沈忻园的下巴已经掉在地上很久了。一直等到梁伯把殷天捏死,呆滞了半天的两人才回过神来捡起了下巴,大脑里一片空白。

    呆滞了半晌,沈忻园两眼有点发直地看着阮良:“头,这是,这是……”

    这是了半天,沈忻园也没想好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别问我,我真的不知道。”阮良的脑子有点乱。“我对老梁,啊不,梁老的了解仅限于在警察局里打过的交道,其它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沈忻园听了这个懵啊,大佬啊,您这种实力平时不展现展现,没事老往牢里钻什么钻啊!咋,图免费啊?!

    咽了咽口水,沈忻园的面色也严肃了起来:“那头,梁老说的关于巡检的事,你看……”

    “我之前,洛城的确有过三位巡检。”阮良点了点头。“只是我并不清楚他们都怎么样了。当时上面只是告诉我上一位巡检有事离任,让我来任职而已。不过现在看来,他们应该的确是,没了。”

    “怪不得当时有人背地里叫您倒霉蛋。”沈忻园想起了一些往事。“他们怕是觉得您来了,也得死。不过梁老到底是什么人,阴司居然会做出这样的让步?”

    “不知道,我们也不需要知道。”阮良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抹抑制不住的笑。“我们只需要知道,这一次,”

    “我们赌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