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都市小说> 系统戒除中心 > 第二百零七章 初试 “女装”
    似是感觉到了头顶上,黄金书所传达的极大之恶意。

    那尊生灵仰起头,朝着黄金书发出一声低沉如兽吼般的咆哮。

    黄金书却是极为霸道,不管你是神鬼妖魔,金光如附骨之蛆缠了上前。

    一缕黑烟飘渺而起,那尊生灵刺痛似的颤了颤,旋即它那垂在身边的双手像鞭子似的朝着黄金书拍打过去。

    轰轰轰!

    森白的手掌和黄金书碰撞在一起,发出阵阵轰鸣,黑烟肆虐开来,气势惊人。

    只不过黄金书依然稳如泰山,任由那尊生灵在下面累的要死,它在上面一动不动。

    似乎感觉到这黄金书不好对付,那尊生灵立刻转了转头颅,朝曲执这边看了过来。

    它能抵抗黄金书的力量,但却也无法将之驱逐,索性调转矛头瞄准曲执。

    “该死!”

    看到那尊生灵盘着谢翀飞来,曲执直接放弃了与海量的怪物缠斗,扭身往回逃窜。

    只是他的速度慢了,那尊生灵驾驭烟雾,瞬息之间就挡住了他的退路。

    身后是怪物海洋,身前是不知名的恐怖生灵,前有狼后有虎,曲执已然退无可退。

    曲执面不改色,运用气劲,驱动水能,化成一颗颗尖锐像子弹一般的水滴,派兵列阵一般在身体周围形成半道圆弧。

    嗖嗖嗖!

    利箭出鞘,水滴发力,瞬息之间,怪物应声倒地。

    像割麦子一般,摧枯拉朽,横扫一大片。

    不过此时却没有了谢翀的赞叹,只有一尊生灵,在静默的注视着他,堵住他的路。

    “你到底想做什么?”曲执怒吼着。

    前有狼后有虎!

    唯今只有一个应对的办法,用更强大的力量击溃那尊不知名的恐怖生灵。

    只是,他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想动用书里那份“女装”力量。

    他也在等,这尊奇怪的生灵盯上谢翀,到底有何意图。

    时间一点点流逝,曲执感觉眉心在隐隐作痛,消耗了大量的水能,水滴迟早也会告竭,此处又没有水能可以补充。

    平日养气炼精不断强化的身体也渐渐出现了疲倦之意。

    而那尊生灵却仍然没有罢休的意思,冷冷看着他。

    “该死,拼了。”

    反正此地也没有别的人,先解决眼前的困境再说。

    “女装”什么的,先丢在一边。

    曲执嘴里念出咒语,召唤书上的麻琳。

    嗡嗡!

    黄金书微微震颤,悠然的光束降落在曲执身上。

    粉紫色的花瓣片片飘零,一阵香风拂过,澎湃的力量像喷泉一般从曲执的头顶源源不断的灌入。

    在曲执身后,有光点逶迤浮现,像一只神妙之笔,开始描绘出华丽的紫衫裙摆,金丝紫线,一勾一引。

    裙摆上绣的灵枝,那笔直主枝干宛若利剑出鞘,椭圆厚叶逐渐成型,娟秀花苞,苞片披针成序,紧簇成团宛若洪钟倒垂,错落有致。

    灵枝已成,紫光疾走如雷电,四面镂空绣花,金披为底,无限风光落成。

    再往上,走势骤然一拐,弯成妖娆的弧度,花蔓攀爬服曲,绕成腰带。

    平坦的腹部,片片花瓣倒竖,整齐簇列,齐配如严整的鳞甲,光泽艳丽,别具风格。

    最后,两处峰谷,各有完整苞状薄膜包裹衬托,犹如临渊,其势凶险……

    不过让曲执庆幸的是,麻琳这套“花裙子”形成之后,并没有套在他身上,而是漂浮在他的身后,仅仅是与他之间有能量的链接。

    而且裙子之间,衍生出了稍微黯淡的光影,隐约看出像是麻琳的模样,只是非常之淡,像是透明人...一般。

    之所以说是透明,也是因为这件“女装”的光芒太过明显,身体仿佛成了它的附庸。

    “不知道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

    曲执握紧拳头,感受着身体里传来的澎湃力量,却没有多少兴奋之感,毕竟是用“女装”才换来的力量……

    “不管了,先试试威力。”

    四品境界,汇气如海,气海滂沱,可借助兵器外放,曲执则用不着那么麻烦,直接将气劲和水柱结合在一起。

    似龙卷一般的水柱外面喷吐着气劲,凡是被碰触到的怪物,瞬间被撕裂开来,原本如金铁的皮肤在水柱面前再无威力,脆如薄纸,统统被锋利的气劲摧毁。

    没有“女装”加身,曲执运用气劲只能在释放之前对水进行简单的加工,压缩,改造。

    现在气劲外放,裹挟在水柱之上,威力瞬间翻了数倍。

    水流凶猛,横冲直撞,摧枯拉朽。

    轻轻松松就将面前的怪物碾成了渣滓。

    看着毫无招架之力的怪物们,曲执轻轻的吐了一口浊气,太强大了,这种力量。

    “还算好,女装只是飘在我身上,没有直接穿在身上,否则太别扭了。”

    曲执释放出一道水幕,将怪物拦截住,身影一动,朝着谢翀身后那尊生灵杀去。

    不管如何,这尊生灵盘踞在谢翀身上总归不是个事,现在身上有力量,趁热打铁,将之驱逐是最好的。

    “拿它试试威力。”

    拳风掠过谢翀的后背,那尊生灵红色的眼瞳中光芒一闪,整个头颅竟然飞了起来。

    乌黑油亮的黑发飘飘如魔鬼,从脖颈下面是一道漆黑的烟雾与白色素衣身体相连接。

    曲执一击不中,立刻释放出分散的“水滴”,这是覆盖气劲的水滴,像一枚枚压缩导弹,朝着那尊生灵的身体轰去。

    嗖!

    水滴直接穿透了白色的身体,留下了一个个黑色对穿空洞。

    不消片刻,那具身体就被打成筛子,衣服早就不见,只剩下丝丝缕缕的黑色烟雾在弥漫。

    曲执深深的望着漂浮在半空中像是俯瞰虫子一般的头颅,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摸到门路。

    再怎么攻击,也只是在做无用功。

    “你到底想要什么?混账!”

    曲执在地上一踏,整个人飞窜到了半空中,羚羊挂角般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那尊生灵的下颚处。

    咔嚓!

    这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你的命门是头吗?”

    拳头上溢出了紫光和花瓣,曲执这一拳没有保留,气劲催动到了极致。

    那尊生灵却没有躲避,头颅像陨石一般被踢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