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阅读网 > > 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 > 865、卢柠夕的用意
    “我才一背身,你就在背后说我闲话。”丁微被郑湘衣笑红了脸,过来就要拽着她打:“以前好一个端庄文静的人,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嘴碎的无聊妇人,果真是好好的珍珠,成了那死鱼眼。”

    郑湘衣被白莲算计那一次后,耿夫人不敢再为难她,耿直和郑家对她的关切和照顾更仔细了,她也是渐渐放开了心怀,也流露出了些小本性,不过,她还是有分寸的,没敢全然放飞自己。

    她见丁微扑过来,一边闪避着,一边依旧取笑:“哎,你回来得还真快,我以为怎么着小白大人还得来一曲十八相送呢。”

    丁微气极,改打为掐,郑湘衣挨了一下,就装模作样的叫嚷着往萧明珠身后藏。萧明珠哪会帮她,拽着她就往丁微面前送,狠得了郑湘衣两个白眼:“你这是见色忘义。”

    “是啊,谁让你没丁微漂亮,美人,总是让人多怜惜三分的。”萧明珠应得也爽快。

    这下,郑湘衣没恼,倒是丁微又被羞了个满脸通红,她狠狠戳着萧明珠的脑门儿:“你可别学她那一套,不然日后哎”她气得直跺脚,一扭头,先往萧明珠的院子去了。

    萧明珠快步上前挽住了丁微的胳膊,“别恼别恼。”

    郑湘衣也笑着过来,转移了话题:“孩子呢,真塞给小白大人了?”

    丁微将刚刚与她嘻闹而散落的发丝往耳后弯了弯,道:“嗯,有奶妈跟着,不打紧的。”

    把孩子送走,不过就是不想孩子吵闹,打扰她们说话。

    郑湘衣又给萧明珠使了个眼色,提醒她多注意。

    她们一行到了最凉爽的湖中小亭子,商嬷嬷将早早准备好的点心,甜汤,冷过的西瓜都尽数端了上来,只留下知春在旁边伺候着,领着丁微和郑湘衣的丫头皆退到湖边树阴下去休息纳凉,等候主子的召唤。

    凉亭一边的竹帘放得极低,挡住了炙热的阳光,另外三边垂着细纱,遮住了蚊虫,微风经过了湖面,再吹拂过亭角处阴凉处的冰盆,带起的凉意让人感觉不到酷暑的热浪。

    丁微喝了两口冰镇酸梅汤,放下瓷勺,开门见山道:“宫中卢妃的事儿,你想必你已经听说了吧。”

    萧明珠点点头“嗯,刚刚湘衣说了。”

    她专心地啃着心爱的莲花酥,果然,一如既往的外脆内酥。

    郑湘衣见她提到自己,扭头冲她笑了下,又低头专心的喝着自己面前的甜汤。

    丁微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郑湘衣,见其低着头,明显有回避的意思,只得放弃询问的心思,道:“早上卢柠夕来了,她让我告诉你,她不知道许翩然的这些小动作。许翩然现在已经被她关起来了”说着,她轻轻地叹息了一口。

    也不知道为卢柠夕,还是为萧明珠。

    郑湘衣将汤勺往碗里一放,轻轻的瓷器碰撞声不刺耳,却也让人难以忽略。她拿着帕子优雅地擦着嘴角的汤渍,淡淡地问道:“许姨娘做了什么?五皇子妃为何要专程让你来转告这句话?”

    丁微脸色僵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明珠克夫的流言传得极快,但只限宫中,还没传出宫门,就被皇上镇压了,随后,宫里开始了大清洗,谁也不敢再议此事。要不是当时白开心被召进宫陪伴逍遥王,她也是不知道的。不过,就看皇上容许逍遥王住进国公府的事儿,可见那流言不属实。

    郑湘衣慢悠悠的拿了块已经被人去了籽的西瓜,优雅地咬了一口,眼睛却一直盯着丁微不放,留神着她面上任何的一个细小的变化。

    丁微纠结了一下,瞪着萧明珠:“王爷都住进国公府了,想必你不会不知道这几日宫中的流言之事。”

    萧明珠的心思依旧在莲花酥上,只是点了点头,含糊的应了:“嗯。”一付根本不在意,也不上心的模样。

    倒是郑湘衣追问:“什么流言?”

    丁微是好气又好笑,看着萧明珠鼓得像只小松鼠一样的脸颊,真想伸指戳上那么一两下:“如果我没有猜错,那说明珠克夫的流言,与许家有关。”

    “啊!”郑湘衣西瓜都吓掉了,惊慌的眼睛飞快的瞥了下四周,才恨恨地骂道:“许家也太不是人了。”骂完,她似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压低了声音:“身为当家主母,五皇子妃怎么着也逃脱不了个管家不严之责。不过,依我看,就算她知道,也会当成不知道的吧”

    这话,有些戳心窝子了。

    奇怪的是,丁微却点了点头,一脸的苦笑,意有所指:“五皇子与逍遥王多年兄弟情深,一但有危害到逍遥王的事,他必定是宁可杀错,也不放过的。正因为这才会给了许翩然机会,还好皇上圣明,并没有相信那无稽之谈”

    说到这,丁微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了慎重,声音也压得极低:“明珠,这流言与你家老夫人有没有关系!”

    虽然极不愿意替卢柠夕带话,但这句话,她不得不说!

    卢柠夕是先去了白夫人那,再在白夫人的陪同下来找的她。她们在她那坐了小半个时辰,卢柠夕也就说了这么一句,其它的是白夫人劝的。当然,卢柠夕的为难,以及她的欲言又止,已经明白的流露了许多心思了,再加上之前收到的消息,说卢妃昨天失仪,前后一联系,她如何会猜不到卢柠夕真正的来意。

    卢柠夕就是想借她之口暗示明珠,流言的源头来自于国公府的老夫人。

    不管许翩然做了什么,卢妃做了什么,最后流言是被谁操纵的,谁放出来的甚至昨天卢妃是不是真的失仪,是不是真的伤了圣体卢柠夕只是想凭着这事要挟明珠,萧国公,甚至逍遥王,出面替卢妃求情。

    郑湘衣一听就懂啊,她的脸色变了,纤纤玉手连拍了石桌好几下,嘴里骂道:“真无耻,谁家祖母会害自家孙女儿的?她们只不过是想用许翩然、许家来威胁明珠罢了。”

    萧明珠一下子笑了出来,她突然觉得,九夜的算计,让许家把老夫人除名,对她家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至少,许家那边的包袱是彻底的甩掉了。